最近一段时间他正在苦修“定魔咒”

admin
莫云平自从足球联赛之后,在班级的人气指数节节攀升,因为他为班级争得了荣誉,经过赛场上的奋力拼杀,江城与莫云平的友谊更加深厚了。孙立和郭海涛因为莫云平与江城对他们打假球的宽容充满了感激之情,他们之间的友谊也愈发真挚了.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日子趋于平淡,整天埋身于书海题海之中,大家都在为即将到来的考试做着最后的冲刺。莫云平也在冲刺,不过他冲刺的方向可不是学习,他并未将考试放在眼里,因为他觉得凭借自己的实力一定能够考出好成绩。最近一段时间他正在苦修“定魔咒”,自从上次秋游遇险,有一位神秘人暗中用“定魔咒”相助于他之后,他便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自己的“定魔咒”修炼到那人的级别,以后再遇到高级别的妖兽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其除掉了,也就不用那人在暗中相助,白白搭上一份人情了。可是,当他修炼至中级定魔咒时,却无法再想前推进一步,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能达到定魔咒的最高境界,他急忙满头大汗,心急火燎,越着急越难以有所突破,无奈之下只得暂时放弃,打算等期末考试之后的寒假回到玉花村求师父指点迷津。经过一番紧张的期末考试,盼望已久的假期终于到来了。莫云平回乡心切每匆匆回到租住的小屋收拾完行李后,遍急着和纪晓芸坐上纪强雇来的计程车踏上回家之路了。汽车走了进两小时的山路,终于到了缙云山脚下的玉花村,莫云平回到家中,见师父莫天师正坐在土炕上闭目养神。“师父我回来了!”莫云平一脸喜悦地道。莫天师缓缓睁开双目,两道寒电暴射而出,炯亮如灯。莫云平知道师父经过这一次闭关修炼,功力又精进一层了。“平儿,你回来得正好,为师正有一件任务需要你马上完成。”莫天师神色庄重地道。啊?我刚回来就要给我派任务,究竟是什么事这么紧急呀?莫云平心中一颤!只听莫天师语气平缓,却有带着一丝喜悦地道:“平儿,你可知道什么是修真三宝吗?”莫云平怔了怔,摇头道:“弟子不知。”莫天师目中精芒四射,正色道:“九叶灵芝,千年血藕,五行朱果被天下修真之人称为修真三宝。这三件宝贝乃普天之灵物,服食其一便可以增进功力,凝练内气,通达天地,对修真大有裨益。如果能将三宝全部获为己有,再辅以正确的法门修炼,很快就能达到顿悟天地玄机,羽化登仙的修真最高境界。平儿,你聪明机敏,悟性过人,若能得此三宝,哪怕是其中之一,你以后的修炼就可以事半功倍,前途无量啊!”莫云平听得目瞪口呆,面现悠然神往之色,咽了口吐沫,迫不及待地道:“师父,那个修真三宝在哪里呀?”莫天师手捻长髯,哂然道:“千年血藕生长在西域天山一脉,它五百年开花,五百年结果,今年正好是果实成熟之际,而且整个天山就此一株,所以才弥足珍贵。平儿,你明天就火速前往天山去取千年血藕!”莫云平眉头紧锁,迟疑道:“师父,既然那千年血藕如此珍贵,那会不会有人抢先一步将它夺走呢?我得尽快赶去呀!”莫天师微一颔首,正色道:“千年血藕乃修真界千年难遇的灵宝,自是有人终年守在天山欲将其独占, 网上博彩游戏网站大全此人就是我修真界臭名昭著的天山妖王!他本是天山一灵狐, 电竞下注平台偶得仙缘修炼成妖,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这孽畜专食人肉, 二八杠游戏官网为害苍生多年。佛不杀他因为佛有好生之德,但有我道家在岂能容他猖狂?如果让他得了千年血藕,无异于如虎添翼,到那时他妖道大成,势必将会更难对付,你必须要赶在血藕成熟之前将其诛杀!你有信心战胜天山妖王吗?”莫云平傲然一笑,充满自信地道:“当然有!”莫天师满意地点了点头,语带赞许地道:“好,为师再传授你一件法宝,名叫夺魂针,它一定能助你降伏此妖!”言罢,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根三寸来长,拇指粗细通体闪动着五彩荧光的银针,并传授了他夺魂针的具体用法和口诀,然后递与莫云平。莫云平熟记口诀和用法之后,将夺魂针纳入怀中,面露喜色,恭敬地道:“多谢师父!”莫天师含笑点了点头,道:“平儿,好好休息吧,明日便起身前往天山。”这一夜莫云平因为心中激动,睡得并不安稳。第二天早早起身,收拾整理了身上携带的各种法宝和灵符,随即向师父莫天师告辞。此处距天山尚有千里之遥,好在莫云平会土遁之法,平时不得施展,这回正好派上用场。莫云平来到缙云山脚下一篇旷野之中,见四处无人,便立即念动咒语,周身顿时起了一股旋风,旋即人也随之没入土中。不到半日,莫云平便运用土遁之法行到了天山脚下。此时正值初冬,整个天山银装束裹,企业动态横亘几千里的大山脉白茫茫一片,蓝天衬着矗立巨大雪峰。在太阳的照耀下,几块白云在雪峰间投下云影,就像白锻绣上了几朵银灰的暗花,光华夺目,美不胜收。莫云平有紧要任务在身,自是无暇欣赏这天山美景。他继续施展土遁术依照师父指点的方位向天山最高的雪峰行去。此时正值初冬,整个天山银装束裹,横亘几千里的大山脉白茫茫一片,蓝天衬着矗立巨大雪峰。在太阳的照耀下,几块白云在雪峰间投下云影,就像白锻绣上了几朵银灰的暗花,光华夺目,美不胜收。莫云平有紧要任务在身,自是无暇欣赏这天山美景。他继续施展土遁术依照师父指点的方位向天山最高的雪峰行去。不到片刻,他已然遁至峰顶,忙催动神念四处一翻详细勘探,发现就在自己头顶上有一间茅屋,屋内隐有人声传来,难道这间茅屋就是天山妖王的老巢吗?他游到屋内的一处幽暗角落,微微探出一只眼睛向屋内窥望,只见里面摆设十分简单,一张竹床,上面铺着金色闪锻被褥;床边立着一张石桌,桌上有一套茶具,一面墙上挂着一串人头骨,鬼气森森,妖气重重,十分骇人。竹床上正坐者一位中年人,一身学白长衫,白面短须,鹞鼻鹰眼,双目射出两道黄澄澄诡秘邪异的厉芒,浑身透着一层浓重的妖气和刺骨的杀机。莫云平凭着道家敏锐的第六感神念断定此人就是天山妖王!他目光从天山妖王身上移开,不觉一怔!只见天山妖王身旁正垂首坐着一个青衣少女,看似二九芳龄眉目如画,体态丰满婀娜,每一举手投足自有一种媚到骨子里的撩人韵味和一股勾魂慑魄的惊艳!“原来是个狐狸精,呵呵,这对妖狐凑到一块定然不会干出什么好事。”莫云平心中暗恨道。此时只听那青衣少女媚声道:“大王,您这么多年来苦守那千年血藕,如今血藕即将成熟,马上就要得偿所愿,真是可喜可贺呀!”天山妖王哈哈一阵大笑,得意地道:“美人儿,那千年血藕乃是仙家至宝,明日摘下你我一人一半,共享此宝,到那时我们夫妻二人再合籍双修,定能飞升仙界,做一对神仙眷侣,哈哈!”莫云平听得心中一阵恶心,暗骂道:“呸!神仙眷侣?我看应该是妖狐一对!”青衣狐女喜笑颜开,一脸勾魂媚态,嗲声娇笑道:“胡可儿谢过大王了,可儿愿永世复试大王!”天山妖王早被她那妖艳动人,媚韵天生的的美态迷住了心窍,一把将狐女胡可儿揽入怀中,低头在她那白里透粉的俏脸上一阵狂吻乱吮。莫云平见床上二妖丑态百出,不堪人目,便索性闭上眼睛懒得去看。过了一会儿,那天山妖王干许是亲热够了,干咳了一声,语带讨好地道:“美人儿,最近我又得了一件仙家灵宝,打算送给你做礼物……”胡可儿脉脉含情,拢烟带雾的一双秀目媚眼如丝,闻言急问道:“什么宝物呀?”天山妖王一脸坏笑道:“除非你再让我亲你一下,不然我就不告诉你!”胡可儿娇羞无限,嗔道:“你真讨厌!”天山妖王嘻嘻一笑,伸手在她俏脸上捏了一把,然后回身自床头柜内取出了一件银光闪闪,薄如蝉翼的短衫递到胡可儿面前,郎笑道:“这就是号称仙家圣衣的天蚕衣,呵呵,他乃是前几日我云游到东海冰山北极岛,从北极仙翁处抢来的。这天蚕衣穿在身上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善闭百毒,而且还有冬暖夏凉,避暑驱寒的奇效呢。今天我就把它赠与爱妾!”胡可儿浪笑着接过宝衣,玉手来回抚摸,爱不释手。此时天山妖王情欲大动,又将胡可儿拉入怀中,一双魔手便欲撕撤她的衣衫,胡可儿娇呼一声,先将天蚕衣放到了石桌之上,反手搂住天山妖王的脖子,二妖缠在一起倒在了床上。莫云平伏在地下待二妖睡熟之际,悄悄地从地下冒了出来,一眼瞥见石桌上的天蚕衣,暗道:“仙家灵宝岂能落入妖孽之手,呵呵,先归我了!”为了防止被二妖发觉,莫云平暗运咒语,施展“隐身术”,身形波浪般一阵浮动便隐身于虚空之中了。因为他的隐身术只练到初级,尚不能隐形太久,他急忙踏着“太上飞空步”行到石桌前,伸手抓起天蚕衣放入腰间百宝囊中,顿觉一股暖流在腰间弥漫开来,犹如怀揣暖流一般,心中暗自赞道:“冬暖夏凉,果然是件宝衣!”他不敢停留太久,当下身形一阵疾转,又施展“土遁术”没入地中。

,,金沙网投电子游戏网址

Powered by pt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